夏日荷花别样红:西湖赏荷

2020-01-04 23:04栏目:生活
TAG:

七月江南,正是赏荷好时节。虽然夏日炎炎,骄阳似火,暑气逼人,我还是按原来的行程计划,一意孤行地从宁波踏上了去杭州西湖赏荷的旅程。 到了杭州,约了杭州MM静静同行,当她撑一顶太阳伞,着一袭浅色裙衣款款向我走来,那一刹的清丽妩媚,让我为之惊艳。静静笑容可掬地迎了上来,递给我一瓶冰冷的纯净水,手中的伞悄然、自然地罩落在我头上,轻语一声:“走呀。” 赏荷,当然得去西湖十景之一的“曲院风荷”了。我们乘坐上直达“曲院风荷”的公交车。原来我心里忖着,如此艳阳高照的大热天出来游玩,到时恐怕会难耐酷暑热浪的侵袭。到了“曲院风荷”才知道是多虑了。到站一下车,抬首即是杭州植物园,松竹夹道。漫步于林间小道,绿意萦绕,凉风习习,犹如置身于一个森林氧吧,清凉感油然而生。曲径通幽,顺着“曲院风荷”指示标牌,我俩往荷池方向前进。没走几步,迎面就见到一大顷“莲叶何田田”的景象。绿盈盈的荷叶密集在一起,随风婆娑起舞,影随波荡。“看!这有一朵白色的荷花。”闻声而至,顺着静静的手指望去,果然碧绿色的荷叶群中衬托着一朵素白、纯净的莲花,在我们目光所及之处并无其他花朵陪衬,静静地傲立孤放,亭亭玉立。孤芳自赏应该就是这样一种花境。绕过石桥,我们来至另一处荷塘,此处荷叶越加茂密、繁众。荷叶簇拥着争奇斗艳的荷花,淡淡粉红,幽幽清香。其中一朵硕大的莲花最为夺目,梳理着鹅黄色的花蕊,绣织出突兀的莲蓬,张扬起粉红色的花瓣,装扮得宛如落尘仙女,艳压群芳。围在池塘边上赏荷的人儿接踵而来,看着风姿绰约的花影,有相机的就掏出来留影留念。静静雀跃着让我给她拍几张,情景交融之下,花因人艳,人比花美,相得益彰。 听说“曲院风荷”之“院”源于宋代一家酿制官酒的作坊。缘于此,沿途景区内构筑了很多关于酒文化的设施,我们大都走马观花,不作深察细究。我和静静找了一处绿柳阴下憩息,湖水拍岸,凉风阵阵,荷香悠悠,沁人肺腑。我们齐声叹道:“真凉爽!就这样呆在西湖避暑也不错!”迤逦一路,阳光灼灼,看尽了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。北山路是我去年六月份初临西湖颇具印象的地方,记忆犹新那时一位姐姐也是这样陪同着我逛西湖,途径北山路的断桥、中山公园、孤山西泠印社、秋瑾墓、苏小小墓……时光匆匆,“风景就曾谙”,所不同的多出了一座武松墓,修缮了苏小小墓。那一季心灵的悸动,因为记忆而被重新激活。行至断桥依旧没有残雪,依旧没有见到许仙和白娘子,但我们见到了清水芙蓉。桥头下一片片荷花盛放,荷香袭人,触动了多少西湖游人的情愫,痴了,醉了,皆为那碧波,为那微红,为那…… 对于我来说,今天最大的收获除却西湖荷花的养眼,莫过于还知晓了许多花草树木的芳名。漫步于西子湖畔,当我看到一处奇花异草不由地叹道:“什么花这么漂亮别致?”“芙蓉菊!”“那这个呢?”“蜘蛛抱蛋!”看到我惊得目瞪口呆的神情,静静笑了:“别忘了,我可是学园艺出身的呀!”我平日里对好多植物一向只观其形,不知其名。现在专家就在身边,刮目相看之余,我趁机好好普及了一番花卉知识。看到不知道的花草树木指手便问,静静极有耐心,一路上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静静对于西湖边上的花花草草一应俱知,不仅都能够说上名儿来,而且对于它的习性、花期等也是了如指掌。看着西湖边上粉的、红的、白的荷花美不胜收,静静一一为我甄别什么是单瓣的?什么是重瓣的?什么叫并蒂莲?什么叫品字莲?并为我辨析了以前一直被我误读为普通莲花的睡莲。西湖此行令我获益匪浅。静静,犹如一朵解语花。 “最爱湖东行不足”,为了赏荷,我们几乎逛荡了大半个西湖。一看时间,不知不觉已至下午一点,不由地又累又饿。饥肠辘辘着就近寻了一家茶馆,叫了西湖藕粉,西湖醋鱼……看了,吃了,兴尽而归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图片 3

>> 更多图片请见个人网站:

版权声明: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址-澳门金莎娱乐发布于生活,转载请注明出处:夏日荷花别样红:西湖赏荷